刘墉:谈作弊

2020年1月28日02:03:45毒鸡汤评论441511字阅读5分2秒

有太多人,原来不作弊,只是看到别人不劳而获,心里不平,由心痒改手痒,最后也“上了船”。

孩子,我知道你不齿作弊,但不能不说,因为它可能让你受用一生。

◎心里有鬼的时候

“不公平!不公平!”

你今天一进门就喊,原来是体育课考“仰卧起坐”,由学生自己做、自己数,再报给老师登记。

“好多同学根本做得不标准,还没坐起来,已经躺下去;还没躺平,又坐起来,也算。”你嘟着嘴说:“报的时候还偷偷加几个。害我跟他们比起来,好像特别差的样子。”

接着你说了一堆同学作弊的例子,并且愈说愈气。

孩子!你有什么好气呢?随着年龄增长,你可能见到的作弊会更多。因为小时候,学的就那么一点点,大家很容易应付;上了高中,要学的东西愈来愈多,那些应付不了,又希望拿好成绩的人就可能作弊。

我学生时代,也见过不少作弊高手,说几个给你听吧!

我高中班上有个同学,每次国文科考默写,他都早早到校,先用钢笔在桌子上抄一遍。

他不止写哟,写完之后还站在桌子上踩,课桌上蒙了一层灰,免得老师看见下面的字。等到考试的时候,考哪一段,他就对着那段哈气;已经干了的钢笔字迹,一哈气,就显现出来。有一回他哈得太凶了,监考老师还跑过去问他是不是犯了气喘病,要送他上医院。

提到监考老师,让我想起大学联考,有一题———“中国最早的毛笔出现在什么时候?”

我有个朋友,不会,就用手捅前座的人,一边捅一边小声问:“笔,什么时候?”

那被捅的,先不作声,接着把一支钢笔隔肩递了过来,结果被监考老师看到,我这朋友只好装样子,打开递来的钢笔,硬挤几滴墨水在自己的笔里。

偏偏他的笔已经满了,几滴墨水全滴在了考卷上。

再说个更有趣的事给你听———

联考前,我有个同学作了个十分精致,不到四厘米宽,“旋风装”的小抄,上面用工笔小字,写得密密麻麻。

我当时叹为观止,请他考完之后送给我收藏。

只是,联考完了,他却迟迟没给我。有一天,我问他要。

“扔了!”他一摊手。

原来,当他走出考场的时候,看见地上有个小纸片,拾起来,吓一跳,是个小抄本子,居然比他的那个还精美得多。

他一气,就把要给我的小抄扔了。

好!爸爸的笑话说完了。

表面看起来,那些同学都很会作弊,但是你知道结果是什么吗?

结果是:

占小便宜,吃大亏。得不偿失。

大学联考作小抄的同学,考了3次,好不容易进了一所学校,却在毕业前两个月,因为作弊,被勒令退学。

爸爸的这些同学,我至今都有联系,甚至在写这篇文章之前,还打电话给其中一位,问我能不能写。

他说可以。还半开玩笑地说了一段感性的话———“其实何必作弊呢?作弊只是拿一时的分数,却没得到真正的学问。我后来想想,如果用作小抄的时间,好好念书,恐怕分数还会高些,因为作弊紧张,看小抄都看不清;又一心想着作弊,原来会的也不会了。”叹口气:“作弊真是害人不利己的事,如果我作弊得高分,让别人落榜,我是害了人;如果我作弊,不踏踏实实用功,后来学问不够,是害了自己。”

最后,我再讲两则新闻给你听———

第一个新闻:

美伊战争时,一个偷巴格达博物馆的男人被抓。

“我起先只看别人抢,别人偷,愈看愈觉得手痒,于是也跑了进去,进去才发现贵重的东西全没了,只好随便拿了两样,结果进去最晚,出来最慢,反而被抓。”那男人辩白。

东西虽不值钱,却被判了重刑!

第二个新闻:

几个就读台湾军校的学生考试作弊被抓。

“大家都作弊(),为什么就我们倒霉?”那几个眉清目秀,甚至得过楷模奖的准毕业生,在亲友的陪同下开了记者会,请求理解。

但作弊就是作弊,他们还是被勒令退学。

孩子!你知道我为什么讲这两个故事吗?

有太多人,原来不作弊,只是看别人不劳而获,心里不平,由心痒到手痒,后来也“上了船”。

希望你能了解爸爸说这一番话的道理。我知道你不齿作弊,但不能不说,因为它可能让你受用一生。

继续阅读
泰戈尔:孩子天使 毒鸡汤

泰戈尔:孩子天使

他们喧哗争斗,他们怀疑失望,他们辩论而没有结果。我的孩子,让你的生命到他们当中去,如一线镇定而纯洁之光,使他们愉悦而沉默。他们的贪心和妒忌是残忍的;他们的话,好像暗藏的刀,渴欲饮血。我的孩子,去,去站...
李汉荣:又见南山 毒鸡汤

李汉荣:又见南山

我是山里人。山是我的胎盘和摇篮,也是我最初的生存课堂。山里的月是我儿时看见的最慈祥的脸(仅次于外婆),山里春天早晨的风是最柔软的手(仅次于母亲),山的身影是多么高大啊(仅次于毛主席)。我读第一本书的时...
泰戈尔:商人 毒鸡汤

泰戈尔:商人

妈妈,让我们想象,你待在家里,我到异邦去旅行。再想象,我的船已经装得满满地在码头上等候启碇了。现在,妈妈,好生想一想再告诉我,回来的时候我要带些什么给你。妈妈,你要一堆一堆的黄金么?在金河的两岸,田野...
泰戈尔:儿童圣地4 毒鸡汤

泰戈尔:儿童圣地4

旅人从各个角落出发——从尼罗河流域,从恒河之滨,从西藏冰冷的河谷,他们漂洋过海,翻山越岭,穿过无路的沙漠,在葛藤如网的密林里开辟道路,在城墙环护的都市大门前走来了。他们有的徒步...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