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渐行渐远的人,都曾交换过灵魂

2019年4月2日07:20:33
评论
23 2461字阅读8分12秒

文/刘娜

1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爸曾说:“你要是个男孩子就好了。”

当时,我以为我爸嫌弃我是个女孩。多年后,我才懂,我爸的意思是,以我这样的性格,是个男孩子的话,命运可能会更开阔。

我是怎样的性格呢?

大大咧咧,不拘小节,买菜从不问价钱,买房看中就付钱,不愿在一件已然决定或已成定局的事情上翻来覆去地消耗时间。

而我的朋友们都是另外一番模样:文弱腼腆,温柔沉静。

高中时,有个女孩子,脸庞圆圆,眼睛明亮,脸上总是挂着笑意。她和我不同班,我们俩不知怎么就认识了,天天凑到一起,去食堂打饭,在课间说话。

印象极深的,是每到考试前的自由复习时,我俩就躲到操场一角,拿着复习资料互相提问,答对了就咯咯咯笑作一团,答错了就头碰头再学一遍。

复习累了,我们看着野草疯长的操场说话,有时也会爬到操场外的河堤上,看看远处的麦田、树林和村庄。

冷不丁的,她会回过头来,轻柔又坚定地说一句:

“你将来,一定会与众不同的。”

高考后,我们考上了不同的学校。再相见,已是大学毕业之后。她在国企当文员,我在报社当记者,出差经过她工作的城市,见面,拥抱,促膝长谈。

令我惊讶的是,一向文静胆小的她,考上大学后竟然向高中时暗恋的男生勇敢表白,和对方谈起了苦涩又甜蜜的异地恋。而看似勇敢果断的我,宁肯把一个人在心里埋藏好久,也不敢说出口。

原来,深情如我们,也没有对方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那次分别后再见,是10年后。

她为了结束异地恋,从待遇极好的国企勇敢辞职,追随爱人去了南方。两个女儿相继出生后,为了陪伴孩子们,她再次果断辞职,回到故乡小城,当起全职妈妈。

我回故乡去见她。

那天雨下得很大。远远的,我看见她撑着伞站在路边,大眼睛里仍闪着16岁那年的清澄和明亮,急切地在车流人流中寻找我。

我在雨中跑着奔向她,她拉着我的手,什么也不说,一个劲儿地笑,笑着笑着,泪水像雨水一样簌簌而下。

吃过饭,她送我走。我俩沿着高中学校旁的河堤,手挽着手,说着碎碎暖暖的话。河堤旁的麦田变成了公园,村庄变成了楼房,树林被砍伐殆尽,我俩也不再年少,但两颗没有隔阂的心,还像16岁那年一样。

这三四年,她留守故乡,又生了一个儿子,变得更加忙碌。而我开了一个公众号,采访奔走,埋头苦写。

但,在孩子们入睡的深夜,她会打开我的文章,一句句读下去:“看见你的名字,我就觉得很心安。”我也会在静下来的时候,一条条翻看她的朋友圈,感受她绵长而琐碎的幸福。

我不知道,我有没有成为她想象的“与众不同”,我知道的是:

只有一个儿子的我,无法再生女儿,但她有两个活泼可爱的女儿。热爱写作的她,为生计放弃写作,而我每天都在写作。

我们走在不同的轨道里,看起来好像渐行渐远,但我们又好像从未分开,活成了对方心中渴望的样子。

我们,就像一个人过上了两种人生。我们,就像过着两种人生的一个人。

2

大学时,有个同宿舍的女孩子,瘦瘦高高,清秀白净,善良温和。大概是家境相近,也大概是她对我包容,渐渐地,我们就要好起来。

一起去阶梯教室上课,一起去图书馆占位置,一起去旧书摊淘书,一起绕着城墙穿过老城,走很远很远的路。

我们宿舍前,是体育场的高高台阶。月明星稀的夏夜或桂香蛊惑的秋日,我俩就坐在台阶上说话。说童年的难堪与困惑,说父母的期许和枷锁,说未来的设想和不安。偶尔,也会谈起各自念念不忘却无法走近的男生。

那时,我已经开始写文章。每次投稿前,她都会帮我看错别字。看完后,她总要温温柔柔地说一句:

“你一定会越写越好的。”

毕业后,她考研去了上海,我却阴差阳错地来到她的故乡工作。尚未成家的日子里,她每年回来,都会先到我这里,给我带回来很多书:从张爱玲、李敖、周国平、渡边淳一到村上春树……

印象很深的是,有年春节前,她回来过年,外面雪花纷纷扬扬,我俩围坐在被窝里读书,读到这样一段话:

风颤颤地过了,心也瑟瑟地动了,又如何,袅袅地终究散了。

落花有魂,信了便感伤了,不信便心痛了。

纤尘不染中,有了残红点点,就有了暗醉的香。

无惮的散泻,便有了若明若暗的纠缠,也有了愫帛的流苏。

念了几遍,一番苦想后,我们终于明白,这四句分别代表着“风、花、雪、月”,然后俩人会心地笑作一团。

后来,当年给我看错别字的她,在上海结婚生子,买房定居,成为出版社的图书编辑,做着字斟句酌的工作。

而她相信会越写越好的我,在写作上从未放弃,日日苦练,当着奋笔疾书的写者。

我们在冥冥注定的角色里,认真地做着各自擅长的事。我们在渐行渐远的日子里,远远地缝补着各自有缺的人生。

她生活在我当年想去却最终没有去成的城市,我安稳于她总是想念却极少再能回来的家乡。

她是我努力想去的远方,我是她朝思暮想的故乡,我们成了彼此的过去和梦想。

3

这些年,我与很多朋友渐行渐远,社交也变得越来越简单。

但,身边正在拥有的好友,都会抽空相见,安然相对。有时,只是一起走路说话,一起看场电影。

但在一起的每一刻里,我都会把自己的心打开,给予对方深入而沉静的陪伴。

我想,未来的日子里,我们也许会因种种原因渐行渐远。那当下的这一刻,我们当全心全意地好好相伴。

这两年,有一种伤感很普遍,那就是:

好朋友为什么渐行渐远?

在我看来,好朋友,就是要渐行渐远的。

因为,我们有各自的使命和梦想,我们有各自的人生和重量,我们必然在渐行渐远中,留守故乡,或流浪远方,有所得失,或有所短长。

渐行渐远,是人生本来的模样,是友情最好的成长,是生命始终的真相。

相遇相知的日子里,我陪过你,看过村庄和麦田,赏过星星和月亮,有过欣喜和彷徨,赠过暖言和情长。

渐行渐远的日子里,我想起你,想起16岁那年的雨季,想起19岁那年的冬雪,想起重逢时的温煦,想起再见时的成长,然后铭记我们曾为对方许下的初心和梦想。

所以,余生,再见或不再见,我都能在人群中一眼认出你,在路人酷似你的背影里想念你。

4

因为,我知道:

人生这一路,你陪过我。哪怕分开了,也不必太难过。

那些交换过灵魂的人,其实从来不曾相互失去过。哪怕渐行渐远后,依然是彼此身上的血肉,依然是对方记忆中的烟火,依然是各自人生的执着。

谢谢你,当过我最好的朋友。

遇见你,我变得内心很富有。

来源:闲时花开(ID:xsha369)

继续阅读
6种人不合作,7种人不交往,4种人要深交 毒鸡汤

6种人不合作,7种人不交往,4种人要深交

1、不与私欲太重的人合作,因为他们看不见别人的付出,只在意自己的得失与结果。2、不与没有使命感的人合作,因为他们以赚钱为目的。3、不与没有人情味的人合作,因为在一起会不快乐。4、不与负能量的人合作,因...
想不开的时候,去医院走走 毒鸡汤

想不开的时候,去医院走走

文/婉兮012014年,我在医院待了七个月零九天,历经肺感染、肾移植手术和高钾酸中毒,在鬼门关绕了好几趟又原路返回。那个时候,距离我被查出肾衰竭已经两年多了。我和医院的亲密接触,也已经持续两年多了。频...
人到中年,记住这三句话你就活明白了 毒鸡汤

人到中年,记住这三句话你就活明白了

文/遗君明珠中年生活如泡茶:一遍水,二遍茶,三遍四遍是精华。人生在世什么最重要,是亲情。亲情分为两种,一个来自于血缘的纽带,另一个来自于婚姻的纽带。两者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家人。王小波说:人在年轻的时候...
欠什么,都不要欠人情 毒鸡汤

欠什么,都不要欠人情

文/晚情我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离家有点远,公司提供宿舍。女孩子东西多,足足收拾出了两箱衣物和一堆在我妈眼里属于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么多东西,自然需要车,那时我家家境普通,没有私家车,我想叫出租车,我妈...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