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路,在我们还来得及的时候

2019年4月7日04:27:45
评论
19 1183字阅读3分56秒

文/杨芮

作家梭罗在《瓦尔登湖》中说:“太阳,只不过是早起的一颗星。”每当迎着晨曦往工作地点赶路,我总会不自觉地暗中观察身边路人。上班族们必然是步履匆匆或者边奔跑的同时,边啃口手中的早餐。那些不必赶点上班的人们,步态悠闲,满脸红光,仿佛这样的节奏,才是生活。

航行时,隔了舷窗见过雨后彩虹。横跨了云层的拱形桥,七种色彩纷纷微笑,透明鲜活、凝固着童年最为深切的记忆。诸如此类的感动瞬间,在我们成长的路途中会遇见很多。或者说,我们曾经也遇到过类似的感动,但匆匆太匆匆,那些本可以留存的想念只能成为电影中的桥段抑或小说家笔下的情境。

少年时,羡慕那些戴了玳瑁眼镜、穿了皮鞋西服的成年男士。特别是当他们闲闲地从公文包中拿出皮夹子,并且故意露出里面一叠百元人民币时,那时的我们,简直看得痴呆了过去。并不仅仅是羡慕那钱包里的花花票子,还有那种行动中显露出的“范儿”以及表情中透露的那种“微微不屑”,让我们渴望长大的男孩们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做“酷毙了”。

好容易自己也长大了,并且在25岁时买了第一套价值四位数的西服。那种激动,是给自己兑现了长达10年的承诺。是的,承诺——我总是喜欢给自己一个又一个“诺言”,以至于在某种程度上逼迫自己去到达所谓“成功”的境地。

就是这种类似逼迫的心态吧,让我在27岁之前生活的并不轻松。一个“轻”字,是在劝慰内心要把“生活之重量”淡化为“生命可以承受之轻”;而一个“松”字,更是在提醒自己不要总是“如此用力”。

是的,当你在打网球或羽毛球时,是否也有类似经历?越是暗暗告诫自己要握紧、瞄准、猛抽时,往往就是你不能瞄准球体的时刻。要么打偏,要么错失。其实,对待自己,也是此般道理。凡事学着举重若轻,才能把内心之负担悄悄软化成掌心莲花;凡事懂得“松三分力,专七分心”,才能把原本紧张到抽搐的心态扳回平静、折回常规。

赶路,仍旧是所有生命的姿态,不论人类还是动植物,生命之轮回就在于它的“有始有终”。抓的用力,不如尽情舒展;贪的无度,不如退而分享。当我们心态开始放松,这份赶路的心情与节奏也会与先前大有不同。当朝阳在晴空哼唱,我们的眼睛不单只看前方,上下左右的风景,都可以成为一种欣赏、一种品味。夕阳的到来,是不可避免的,就如同很多人,在遭遇意外的一瞬间,才意识到,自己过往的生命被糟蹋了大半,而内心一直想兑现的承诺却再也没有机会复现。

生命本身不残忍,心狠手辣的反倒是我们自己。为什么要放着梦想给未来实现?为什么总是说 “等我赚够了钱”、“等我找到钻石男”等等“舍生取义”似的宣言,你才肯让自己过上理想的生活?

继续赶路,你和我。脚下的时间虽然等同,但有些人收获惊喜,而有些人只能被迫拿到一块残存的快感?既然朝阳也会变成夕阳,既然离开这个世界与躯壳前我们什么都带不走,不如此刻就开始认真赶路,至少在夕阳落山前,找到一方梦田,把原本种下的春天,耕耘成属于自己的硕果之秋。

继续阅读
6种人不合作,7种人不交往,4种人要深交 毒鸡汤

6种人不合作,7种人不交往,4种人要深交

1、不与私欲太重的人合作,因为他们看不见别人的付出,只在意自己的得失与结果。2、不与没有使命感的人合作,因为他们以赚钱为目的。3、不与没有人情味的人合作,因为在一起会不快乐。4、不与负能量的人合作,因...
想不开的时候,去医院走走 毒鸡汤

想不开的时候,去医院走走

文/婉兮012014年,我在医院待了七个月零九天,历经肺感染、肾移植手术和高钾酸中毒,在鬼门关绕了好几趟又原路返回。那个时候,距离我被查出肾衰竭已经两年多了。我和医院的亲密接触,也已经持续两年多了。频...
人到中年,记住这三句话你就活明白了 毒鸡汤

人到中年,记住这三句话你就活明白了

文/遗君明珠中年生活如泡茶:一遍水,二遍茶,三遍四遍是精华。人生在世什么最重要,是亲情。亲情分为两种,一个来自于血缘的纽带,另一个来自于婚姻的纽带。两者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家人。王小波说:人在年轻的时候...
欠什么,都不要欠人情 毒鸡汤

欠什么,都不要欠人情

文/晚情我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离家有点远,公司提供宿舍。女孩子东西多,足足收拾出了两箱衣物和一堆在我妈眼里属于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么多东西,自然需要车,那时我家家境普通,没有私家车,我想叫出租车,我妈...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